米油一卡

關於部落格
愛台灣的部落格
  • 1286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們必須永遠反對戰爭。

http://blog.yam.com/miyuika/article/41371668
以下一段引用親民黨「第二次寧靜革命」

要重建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不能再撕裂族群,切割藍綠。我們必須在藍綠之外,重建台灣人共同的信念與價值標準,並且讓司法更公平,社會更公義,輿論更公道。
各位,台灣很小,集結力量都不見得打得過一家跨國企業,我們天天玩「完美切割」的遊戲嗎?政黨是你家的,但政府必須是大家的,政策更是影響所有人民的,多一些正面思考,不是比用心於鬥垮敵人,更合乎公理正義嗎?
 
我要很鄭重的敬告諸位,戰爭與殺戮是身為擁有智慧及道德良知的「人類」永遠該反對的事情。雖說因為人口會漸漸增加而增加地球負荷,我們也不能用殺戮的方式來解決人口過剩的問題。(也許以後的人類會施行一套完整的自願安樂死措施,或者其他和平的方式來解決這種問題也說不定,但那是題外話。)
 
假設敵人就必須要全部排除,那如果你的父母親意見與你相左的時候呢?你也要殺了他們而不想辦法用任何柔性或理性的勸說嗎?你說要殺敵,那麼難道敵人就不會反過來殺你嗎?我們明明是因為仁愛而不願弱勢族群受苦,因為道義而不願全國人民失去自由,但卻要殺了跟自己意見不同的人嗎?我們又該訂定甚麼樣的標準來「正確排除」?是不是殺紅了眼後,有很多無辜的人也會跟著遭殃?殺戮行動到了最後,道義與仁愛必定蕩然無存,是完全的本末倒置。
 
身為一個仁、義、禮、智兼備的現代人,我們所該做的是「排擠」不仁不義的壞人,聯合所有具有良知的其他人來一同「對抗」壞人,想盡辦法壓縮他們能夠安心生存的空間,而不是天天只想著要把所有壞人殺掉。我也希望馬英九趕快下地獄,但我不會丟炸彈去他家,不只是因為我不想這樣做,而是這樣只會帶來更多的不理解、進而造成對立與仇恨。

擁有強烈意志的鷹派用激烈手段來表達訴求,我個人並不反對。太陽花學運也是因為採取「佔據立法院」這種激烈的手法,才有更多的人開始重視台灣的民主價值,不然我們必定成為馬金體制下的犧牲者,卻還渾然不覺。大家所熟知的民主先鋒鄭南榕先生說:「做一個『鷹派』的黨外,鷹派之道無他,永不屈服而已。」但不屈服,不是反過來強迫叫人屈服、甚至殺了反對自己的人。的確如果最高指導原則是和平理性,那麼勢必要與談判對象有所妥協。若真的堅持永不屈服,那麼就只能選擇使用激烈手段做出最後反抗,為了道義,最終犧牲的是自己

如果今天有人站出來是因為仇恨,那麼我會建議他們再多想想自己活在這個世界上,究竟是為了甚麼,也就是釐清自己價值觀中的最高指導原則。究竟是為了甚麼樣的原則,為了達到甚麼目的,才可以犧牲自己也在所不辭,又或者其實全都只是希望自己過得更好而已。

如果只是為了自己能活得更好而進行殺戮,那麼我會認為這些人與貪得無厭的政府官員沒有甚麼分別,甚至更加糟糕,因為政府官員大多謀財不害命。一切只要是為了自己好,就可以犧牲不顧其它的人嗎?人類不能被仇恨支配,不能用殺戮解決問題。每個人心中自有一套價值觀的標準,我們可以鄙視、排擠、不接納那些自私自利的人,卻不能用他們的自私當作理由,用殺戮當作手段排除那些人。


我們這些善良、不願意危害他人的人,應該要共同製造一個社會的價值觀,是用以導正自私自利的壞人,讓壞人漸漸變得不那麼壞,不那麼恨,甚至開始願意愛人、包容人、保護人。人們不能容許小丑仇恨人類,為了自己心中的價值觀,自身的「正義」而去危害他人的生命。但在他心中紮根的仇恨,難道不是曾經在他周圍的那些自私自利的人類造成他對人類的不信任嗎?要是他從小到大都待在一個充滿愛的環境下,他有可能成為一個心中充滿恨的人嗎?
 
犯罪會導致被害者產生更多對犯罪者、甚至對社會本身的恨意,你說犯罪者該不該死刑?死刑為的是杜絕更多的被害者對這個社會產生更多的恨意,而不是為了解除被害者對兇手的恨意而把他殺掉。例如冤罪將被害者的恨意轉移到代罪羔羊身上,死刑之後被害者的恨意解除了,真兇還是逍遙法外,對這個社會有幫助嗎?關於廢不廢死刑這事也許沒個準則,但至少我們必須讓自己不要成為一個內心充滿恨意、甚至加害於人的人。

仁義禮智是用來修養衡量自我的原則與標準,而這四項都做到,才有可能贏取別人的信賴。這也是為什麼仁、義、禮、智、信為儒家所說的「五常」。我們不能夠要求別人不為了私利說任何謊言,但我們必須保證自己能夠隨時以誠信之心待人,並且打從心底摒棄這種為了私利欺騙別人的行為。儒家思想中的君子像,不是用來檢查別人的標準,而是用來要求自己的原則。而用這些高道德標準來審視要求別人,就顯得過於虛偽了。我們可以不齒小人自私自利的卑劣行為,但卻不能因為一個人不夠禮貌、不夠謙虛、不夠聰明、不夠寬容而擅自批評別人。

看看現在的政府,不就是在用高道德標準檢視學運的領袖們嗎?而他們自己出爾反爾,說話前後矛盾沒有誠信,為什麼這方面就完全沒有要求自己呢?好不容易說話有了
份量,能夠影響人、影響社會,說出來的話卻顛倒是非,可見這些人的心胸有多麼狹窄,理想的價值有多麼低廉。我主張應該用社會的力量請這些人離開政治舞台,不要誤導人民變得和他們一樣言而無信、自私自利。

對於心中最高標準與我相同的人,相信讀完「大學」或「中庸」會與我一樣,心有所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